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出境“猎狐”!揭秘全国最大跨国假烟案

2019-11-11 11:56  来源:5分时时彩_大发快3计划  责任编辑:付静宜
字号  分享至:

7月17日,浙江衢州出梅。气温一路飙升,夏日雷暴前的闷热和粘稠,总让浙江省衢州市公安局衢江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黄继伟不自觉地想到,自己两周前在境外某国急得汗流浃背的那一刻——

“哪天晚上8点多,天色已经全暗,没有路灯!街边是音乐、啤酒和舞蹈,我却只想着,我跟踪的车一拐弯,到底去了哪……”

每年的五月至十月,是这个境外城市一年中雨水最充沛的季节。高温下的闷热和潮湿,很难让人有走出房门的欲望。黄继伟就在这样“黏黏糊糊”的季节里,来到了这里,执行跨境的“猎狐行动”。消失的车上,正坐着他要抓捕的重要人物之一。

这场跨国抓捕任务,逮的是一起涉案2.1亿元的境外制售假烟团伙主犯“军伯”。黄继伟,最终找到军伯了吗?

一辆被拦的货车,牵出了特大案

决定你人生走向的,是哪一天?对上海人老钱(化名)来说,是2019年的1月1日。这一天,随着一辆货车被拦,老钱的命运、“军伯”的命运,就和黄继伟“绑”在了一起。

元旦,禁燃烟花爆竹的城市,少了一些跨年的喜庆味道。老钱心情却不错,除了过56岁的生日,还有另一件事:作为一个在境外做生意的烟草商,老钱的一箱“货”,在这一天,也从广州运向上海,肉眼可见的利润就是几十万元。

当天,他的这批货,经由广东一家物流公司,从广东运往上海。物流公司老板特地交代自己的大舅子阿志(化名)押车。

这也是阿志一个月里接到的第三趟押车任务。从广州开往上海的高速,有十几小时的车程。就在阿志有些昏昏欲睡时,司机一脚急刹车。阿志抬眼一看,交警和穿着烟草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向他们走来。

“别说认识我,就说我是搭顺风车的。”阿志快速对司机说。

这里是杭金衢高速浙赣收费站,浙江省衢州烟草专卖局正在例行检查。货车后备厢打开后,阿志押运的绿色编织袋一下映入眼帘。工作人员一看包装的形状,就起了疑。再问,开车的司机支支吾吾地说不清,边上的阿志也不吭声。

包装打开后,几百个纸箱露了出来,里面全是利群香烟——238箱,11888条。经浙江省烟草质量监督检测站鉴定,该批卷烟均为假冒注册商标且系伪劣卷烟,货物价值166.43万元。

1月2日,这起案件交办给了衢江公安分局,黄继伟接手。

阿志很快供出了妹夫“大海”。据了解,大海在广东做物流多年,送货特别“专业”:每次让阿志押车,直到快到上海时,大海才告诉他具体送货点。

1月4日,黄继伟收到消息,大海可能要出境,不确定是否外逃。层层上报后,警方启动了布控行动。

6日凌晨30分,电话响起:“大海在广州白云机场!”黄继伟对这个消息并不意外,只是他倒没有想到,大海竟然选择了这么平平无奇的出境方法。

大海到案后,迟迟不愿说出货主是谁,只给出了一个微信号,“江南”。他以为只有虚拟身份,警方是怎么也查不到的。可半天还没到,货主已然曝光:上海人老钱。

老钱的真实身份,却让黄继伟有点意外。他是大学毕业,20多岁就当上了一家外贸公司的副总,2000年时因犯走私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出狱后,他很快又做起了沉香、香精、香烟的生意,一年要飞200多趟东南亚。

黄继伟有些头疼,老钱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果不其然,大海被抓当天,老钱刚从国外刚飞回广州。他一刻都没有逗留,就搭乘火车去往昆明,再转机飞往境外。

摸近假烟销售的境外基地

大鱼溜走了吗?

但当春节的气氛逐渐浓厚,老钱决定“拼一把”回国过年——1月13日凌晨,他刚落地昆明,警察就等在了机场。

2019年1月2日,衢州市公安局成立公安、烟草联合专案组,指挥推进专案侦破工作。

专案组民警分析:“种种证据表明,老钱可能在境外某国有工厂,甚至是老板之一。但老钱的落网,肯定已惊动了境外。如果民警此时赶去,当地的工厂说不定已经搬迁一空。”

“更何况,全国警方鲜少有在境外成功打击制售假烟的案例。该如何联合执法、抓人、取证?当时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难题。”

在遭遇重重困难之后,专案组决定从外围人员入手。曾在境外工厂做过工的老曾和老谭,进入警方视线。他们交代——老钱是工厂的大老板!

2016年,老钱在境外某国一个开发区注册成立了“香港道胜烟草有限公司”,生产自己的“大学士”系列香烟,随着生意扩大,还租下了一个厂房,购买各种先进设备,开拓了自己的生产线。

两年后,由于经营不善,老钱开始接受国内订单,生产国内的品牌香烟,收取每50条烟300元或350元的加工费。

黄继伟还得到一个重要线索:老钱的前妻王太(化名)还在境外守着工厂,管理人员“军伯”(化名)和搞技术的郑师傅等人,也都还在境外生活。

在公安部和境外某国警方的沟通下,一场“猎狐行动”随即展开。

6月中旬,境外某国警方通知,王太在医院产检的路上被拦下。衢州警方很快将王太带回国内,并将她安排进入当地妇产医院,进行监视居住。

6月28日,黄继伟接到通知,他和衢江公安分局刑技室主任徐进、公安部民警,将进行“猎狐”,但他们的时间只有10天,不论成败!

周五抵达境外某国首都后,黄继伟一行就立即与当地公安部门沟通,并于周日驱车7、8个小时,马不停蹄赶到另一个省份。“闷得喘不上气,热得汗流浃背,让人愈发心焦。”

这个省人口并不多,和国内的县城相似,却是境外某国经济强省。黄土飞扬中的路边,是破旧的民房。成片的平房中陡然出现的小洋房,是富人区。

黄继伟没有想到,“军伯”已经住上了小洋房,一楼开成了汽车配件店,甚至还有一家塑料厂,在当地发展起了一方势力。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周日下午,他们远远地观察了一下“军伯”的家,这一看,黄继伟心凉了一截——做生意的人,怎么会关着店门?是不是已经出逃?便车在附近又找了几圈,没有踪迹。

山雨欲来风满楼,气压一直低沉。晚饭时间,黄继伟与公安部同志商议后决定去“军伯”的塑料厂看一眼,巧的是,那条路正好会经过“军伯”的家:灯火通明!急刹车,调头,店门口坐着一个男子,店里3男1女正在吃晚饭。

徐进下车,靠地更近一些,屋里一男子瘦瘦高高,满脸和蔼笑容,像极了照片上的“军伯”。抓不抓?境外抓捕,有且只有一次机会。“可车上只有中国警察,要抓人,必须当地警方动手。”

晚饭进入尾声,前方的徐进急得猛发消息:“军伯好像要出门,你们快一点!”就在“军伯”坐上汽车发动时,当地警方的摩托车轰鸣终于也临近。

可惜,就慢了这一步,军伯的车驶入黄尘中。

家属“攻心”,攻破最后关卡

接上了当地警方,中巴车紧跟其后。一个夜市前,“军伯”的车停了,下来一名女子。黄继伟正准备下车跟随时,尘土再次飞扬,速度与激情上演。

从警20多年,从来没有一场追击,能让黄继伟的心跳愈来愈快。前面的车忽快忽慢,似乎再向他们示威——我发现你们咯,抓不着!无奈之下,中巴车加快车速,超过了军伯,在前方靠边停车,准备拦截。

谁知,“军伯”在靠近中巴车前,突然一把方向,拐进了一条黑漆漆的小路。黄继伟跳下车,冲进夜色中。

在热闹的酒吧音乐声里,在漆黑一片的小路上,黄继伟越追越绝望,这不是死路,尽头早已空无一车,只有街边买醉的人们。

黄继伟掏出手机,哒哒哒打字:“跟丢了!”还没来得及按发送键,群里跳出一条消息——“军伯回店里了,速来。”那一刻,黄继伟突然又觉得,街边的音乐都欢乐了起来。

几分钟后,在店门口聊天的“军伯”,突然止住了话头,瞪大了眼睛看向门外——4个中国人,还有几个穿着当地警服的男子。“我们是中国警察,什么事知道吗?”黄继伟话音还没落,“军伯”已经微微点了点头。

“晚上一起吃饭的是谁?”“军伯”也没有避讳,直接冲楼上喊:“老郑,下来吧。”正是警方在找的郑师傅。

人,都抓到了。可是,工厂呢?

7月1日一早,在工厂门口,黄继伟一行便吃了一个闭门羹。老钱的工厂在一个正规园区,有专门的保安负责。没有检察机关的搜查令,保安拒不开门。还剩6天,他们绝对来不及申请。这大约也是老钱手上的“王牌”。

一筹莫展时,在衢州医院受到照顾的王太松了口。她打电话给工厂人员:“我在国内很好,这里的医疗水平也高,这边的警察对我很好,你配合他们,开门吧!”

门开了,眼前的景象让经验丰富的黄继伟大吃一惊:一万平方米的工厂,整整齐齐摆满了原材料,还有可以媲美国内正规烟草公司的超先进设备,以及一箱箱已经完工的品牌香烟……

7月5日,黄继伟一行收获满满地回了国。

截至目前,该案已抓获嫌疑人员23人,其中抓获境外烟草公司的生产技术、管理骨干11人,上网追逃4人,彻底摧毁了这一集辅料提供、生产、仓储、运输、销售一条龙、全链条式的犯罪组织。

该案也成为全国最大规模的一起跨国制售假烟案。“特别是从原料端,到生产端,再到运输端、销售端,所有犯罪节点全部查清并予彻底摧毁,是全国首例。公安部门、烟草管理部门都认为,此案破获,具有重要实战指导意义。”黄继伟说。(陈佳妮 毛华届 陈小清)

责编:安羽  供稿:平安浙江网

相关报道